债基突围大类资产配置,长盛基金蔡宾

作者: 股票基金  发布:2019-09-19

  海富通基金

  《投资者报》研究员 邓妍

图片 12010年开放式债券基金第一名基金经理蔡宾 史丽摄

  “现在几点?”这句在生活中常常被提及的问话,在投资中也是个关键问题。只有认清投资时点,并把握不同时点当下最具上涨潜力的资产,才有可能成为“常胜将军”。而这恰恰也是混合型基金的魅力所在——可以根据资本市场宏观环境变化,灵活配置股票或债券等不同类别资产,规避单一市场存在的系统性风险,实现在经济周期的轮动中长期战胜通胀。事实上,支持混合基金的投资经理们制定大类资产配置策略的工具之一正是著名的投资时钟理论。

  对基金行业而言,他是一位新进者;但对于投资而言,他是一名老兵。

  2010年开放式债券基金第一名:长盛积极配置债券基金

  这只“投资时钟”来自于美林证券对美国完整超过30年资产及行业回报率数据的研究,时钟由经济周期的各阶段构成。每一阶段都由经济增长和通胀的变动方向来唯一确定;同时每一阶段都指出对应的最佳投资类别。例如在6点到9点的衰退阶段,GDP增长乏力,产能过剩以及不断下降的商品价格驱动通货膨胀走低,此阶段债券是最好的资产选择;而在9点到12点的复苏阶段,宽松的政策发挥效力,经济加速增长到长期增长趋势附近,企业盈利大幅上升,这是股票投资的最佳阶段。美国近70多年的股市经验表明,投资时钟基本上符合每次经济周期变动的情况;且近年来,大量研究也证实了投资时钟在国内资本市场的适用性。

  从7年的甲方身份——在保险公司干投资,转战到之前的乙方——公募基金。多年旁观者的冷静,让国泰基金(微博)固定收益总监裴晓辉对基金业当下问题的独立思考,带有一股汉朝李延年笔下“绝世而独立”的“小清新”之风。

  本报记者 涂艳

  然而现实之中,在国内基金投资领域,混合型基金却常常因为仓位限制绑住手脚,无法灵活地运用好投资时钟。由于过去监管层方面的内部指导,大多数国内混合型基金在产品设计时普遍将股票投资比例规定在30%以上,且债券投资比例则不低于20%,以致于无法在经济周期轮动中达到进可攻退可守的产品初衷;一旦市场出现系统性风险,持有人就必须像纯股基或债基那样为仓位限制买单。而如今相关限制已逐渐得到放宽,混合基金投资比例的自由度得到很大提升。例如,近日正在发行的海富通养老收益就是一款可以做到全攻全守的混合型基金,其股票投资可占到基金资产的0-95%,债券、银行存款、货币市场工具、现金及其它资产则合计可占到基金资产的5%-100%。仓位上的松绑,使得基金可以更加自主地根据对经济周期所处阶段的判断,准确制定大类资产配置策略,真正体现混合型基金投资多元化、分散风险的产品优势。

  裴晓辉进入国泰基金的时机,恰逢2011年8月罕见的“股债双杀”,那时很多做债券的基金经理经历这次债市大波动后,一下子衰老很多,“各种病都出来了,累心累的。”

  在2010年的震荡市中,纵使有中小盘股票的鸡犬升天,股票方向基金却最终整体跑输债券型基金。而在所有的开放式债券型基金中,蔡宾执掌的长盛积极配置以年度15.54%的收益率位列同类型债券基金的首位。

  2012年5月28日,裴晓辉向《投资者报》分析说,债券型基金从骨子来说,应该是以中长期的稳健收益为目标。去年7月至9月的“股债双杀”现象,从更深层次上说,是反映了债基太过重视排名带来的副作用。“由于排名的压力,业内不少债基出现了过于倚重权益类品种投资、放高杠杆等风险操作。去年三季度的下跌,也构成了风险的集中暴露。”

  回顾2010年的操作思路,蔡宾表示“稳健第一”的投资理念贯彻始终,力争在所有资产类别上都获得正收益,积小胜为大胜,贯彻稳健第一、绝对收益的理念。

  在他看来,公募基金中的固定收益产品需重新找回定位,以绝对收益作为基准,充分发挥大类资产配置功能应是突围方向。

  具体操作来看,在大类资产配置方面,长盛积配在年初经济形势不明朗的背景下果断控制了股票仓位,有效规避了系统风险。根据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的统计,从2009年末到2010年度第三季度末,该基金在过去四个时点上的股票投资仓位分别为16.03%、17.16%、10.38%和9.97%。由此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基金对于大类资产配置实现了较好的把握。同时,精选成长股的优异表现也提高了整个非纯债型基金的投资收益水平。

  债券投资理念需正本清源

  而在债券的配置上,基金年内加大配置了低估值转债品种,同时基于对宏观形势的正确判断,以中短期利率产品为债券投资的主要配置对象,较好地回避了过去一年里加息预期、加息过程对于债券投资收益的负面影响。

  2011年7月,由城投债引发的市场对信用风险的关注,直接导致债券市场一轮猛跌。且跌势延至9月,遍及可转债、企业债等债市所有品种。

  展望2011年,央行对流动性的紧缩或许将成为债券市场的主要忧虑。蔡宾认为,国内实际利率已经连续多月呈现负值,预计通胀水平在未来一段时间依然会保持较高水平,政府从保增长、稳通胀综合考虑的角度,已经逐渐把政策重心转移到控制通货膨胀这个层面上来,因此预计政府还会出台更多调控政策。

  回首这轮对于债券型基金杀伤力极强的下跌行情,裴晓辉认为一个深层次问题是,整个基金行业的固定收益类产品要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

  但他表示,做好债券资产大类配置仍是债基跑赢通胀的基础。“债券基金对货币政策尤其是加息比较敏感,因此在加息周期中,债券基金可以考虑把资金集中在高流动性、时间比较短的资产上,随着市场利率提高,我们可以有更好的机会把现金资产投入到债券市场,为未来提供更好的现金流和回报。”目前阶段,他认为需要重点关注可转债,并逐步提高信用产品的配置比例。

  目前,多数基金公司皆以排名作为主动因素来评估旗下各路投资团队,这就导致了结果不一样。“本来是为了收益能做得更好而去排名,现在却是为了排名而去做收益。后者就易产生赌博心态。”

  同时,展望2011年证券市场,蔡宾认为可能呈现结构特征明显的市场态势。他认为部分上市公司如金融、地产为代表的传统蓝筹,处在历史估值的底线;而中小板类公司却处在高估值水平,两种现象并存,给投资带来很大不确定性。2011年的投资出发点依然是自下而上精选那些在未来获得确定性增长的公司。

  在裴晓辉看来,债券型基金应是以宏观资产配置为导向,更着重于研究货币政策和宏观政策,以及宏观经济的走向,然后进行资产配置,强调的是资产配置周期的概念,但由于排名压力,有些管理人已放弃了债券基金的投资本源。

  具体而言,随着中国消费升级,随着收入分配机制改革,整个国民收入向低收入阶层转移,大消费板块包括食品饮料、医药生物、农林牧渔将获得一个长期的收益;其次,随着中国产业升级,经济增长模式由粗放投资拉动型向技术升级型转变,能获得持续制造能力、新技术、新能源这样一些公司,有望迎来发展良机;第三类是估值很低、高安全边际的公司,比如银行、保险等。无论横向还是纵向比较,蔡宾认为这些公司估值很具有吸引力。

  裴晓辉直言,债券基金在追求绝对收益的同时,考核却是相对的、以排名为主导,“言行不一致就会给投资者带来偏差。债券型基金的持有人是什么偏好?无论个人还是机构持有人都是风险厌恶型的,债基应该避免大的波动率、避免高风险,依靠大类资产配置,做出每年稳定的收益。”

欢迎发表评论  我要评论

本文由乐百家娱乐在线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债基突围大类资产配置,长盛基金蔡宾

关键词:

上一篇:晚间原油,附晚间原油操作与解析
下一篇:没有了